主席及总裁致词

  二零零八年是多么戏剧性的一年呵。这一年我们目睹了石油价格 飙升高达一百五十美元,然后又猛跌致低于四十美元。尽管信贷 市场的恶化,经济在今年上半年仍然稳住阵脚。随着美国金融巨 头的轰然倒塌,接踵而来的是市场信心瓦解,迅即引发了全球金 融市场的剧烈动荡。二零零八年是绝大多数人不堪回首的一年。 从数字来看,二零零八年是联合纤维系统(Unifiber) 特殊的一 年。基于联合纤维系统整个企业日益增加的活动, 该集团的销 售收入增长了37.2%, 既是一亿一千四百万美元。不过底线盈 亏终究得面对六千七百万美元的的亏损,主要归因于“逐日盯 市制度” 的下跌市场。另外促成这一损失的是由贝利森林工业 (Poyry) 为集团森林资产的评估的公允市价估计为一亿八千九百 万美元,比往年低于六千万美元的估价,致使集团在二零零八年 的书面上呈现出未兑现损失。尽管这一损失是符合整个市场的估 值修正,但由于是非现金性质的估值,因此并没有影响到二零零 八年的现金流转。

  从数字来看,二零零八年是联合纤维系统(Unifiber) 特殊的一 年。基于联合纤维系统整个企业日益增加的活动, 该集团的销 售收入增长了37.2%, 既是一亿一千四百万美元。不过底线盈 亏终究得面对六千七百万美元的的亏损,主要归因于“逐日盯 市制度” 的下跌市场。另外促成这一损失的是由贝利森林工业 (Poyry) 为集团森林资产的评估的公允市价估计为一亿八千九百 万美元,比往年低于六千万美元的估价,致使集团在二零零八年 的书面上呈现出未兑现损失。尽管这一损失是符合整个市场的估 值修正,但由于是非现金性质的估值,因此并没有影响到二零零 八年的现金流转。

  二零零八年初强劲纸浆市场一度推使价格达到约每公吨八百美 元,不料在今年年底前纸制品的需求暴跌导致纸浆价格下跌至三 百五十美元水平,这极其罕见的现象使到为之不少的纸浆和纸张 厂关闭其运作。相比之下,仗着低成本的环境及靠近并容易监控 原材料的优势,联合纤维系统在二零零八年仍然能够继续运行木 片厂的操作,尽管生产量低于原先预计的量额,但我们仍然在这 一年里完成中国,日本和韩国的出口市场。事实上,我们是为数 不多仍能够在逆境中存活下来的企业,这足以证明我们强大的根 基有利于企业的长远成功。

>>>2008常年报告书

   联合纤维系统董事局成员

埃德斯伦
非执行主席

谢贵福
副主席

何良泉
总裁


Lim Yu Neng Paul
非执行董事

何耀源
独立非执行董事

洪茂诚
独立非执行董事


M. Rajaram
独立非执行董事

   最新业绩 - 截至2008年12月31日的业绩

全年业绩 - 联合纤维系统全年营业额增加37.2%

截至2008年12月底,联合纤维系统全年的营业额增加37.2%至1亿1378万美元。

营业额增加是因为建筑和房地产部门的营收增加,这是由于获得新的项目工程。

森林及纸浆部门的营收增加1020万美元,这主要来自木片的销售。

每股净有形资产值7.13美分。

>>>新闻发布


加入企业公关网
企业公关网主页 | 新加坡股市 | 金融信息 | 财经新闻
Copyright  ©  2004  zaobao.com 财经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