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融信息
一场官司一次抛售导致联合纤维股价暴跌

罗文燕 (2005-04-22)

  永固控股(Amcol)前董事经理康伟华在上星期取得一宗1060万股联合纤维(United Fiber System)股票后,这公司股票在星期一就出现抛售及暴跌现象,导致市场人士对联合纤维股价不寻常的变动,又出现另一猜测。

  联合纤维股价星期一在一个交易日内骤跌54%,使市场目瞪口呆。市场当时谣传的版本多个,包括公司遭商业事务局调查、银行将撤销贷款等。市场昨天传出的另一个版本,则涉及到公司大股东刘伟生的一场官司。

  康伟华控制的Full Fledge控股前年起诉刘伟生,指刘伟生没有按照协议将1060万股联合纤维股票转让给康伟华。审理法官裁决康伟华胜诉,却没有答应他要求其他赔偿的请求。

  康伟华和刘伟生接着双双上诉。由杨邦孝大法官、赵锡燊和赖秀珠法官组成的上诉庭三司在本月11日的书面判词中,裁决刘伟生败诉。

  根据判决,刘伟生不仅得将1060万股联合纤维股票转给康伟华,也得支付堂费,并保证联合纤维股价在一年不会跌破0.17元,否则得给予赔偿。

  市场人士说,康伟华在上星期得到这批股票后,在星期一以低价抛售,牵动联合纤维股价大跌。这只股票当天闭市时大跌0.275元(54%)至0.235元。

  康伟华上星期到手的1060万股,占联合纤维已发股本还不到1%,也不到联合纤维在星期一的成交量的10%。

  刘伟生昨天告诉本报,他上星期将这批股票正式转给康伟华。刘伟生也说,由于他当时人在国外,因而向一名好朋友借票履行转让股票的承诺,所以本身的股权没有变化。刘伟生持有大约11%的联合纤维股权。

  刘伟生是印尼华侨,在美国留学和工作十多年。他目前在印尼、新加坡和中国从商,主要从事纸浆木材业。

  至于康伟华,我国企业界对他并不陌生。这名永固控股的前董事经理,在1993年被控接受一名公司董事的150万元“台底茶钱”,触犯贪污法令,高庭最终裁决他罪名成立,须坐牢一年,罚款10万元,并须交出150万元贿金及支付讼费。Full Fledge是康伟华拥有的一家毛里求斯公司。

收购一上市公司

  根据法庭文件,在2000年中,刘伟生当时控制一家印尼公司,该公司拥有开采南加里曼丹一片种植林的特许权。刘伟生希望将种植林发展成纸浆厂。他计划收购一家新加坡上市公司,然后将纸浆生意注入这家公司。

  刘伟生在这个时候结识康伟华,并要求后者协助落实以上计划。康伟华答应以有偿的方式协助刘伟生收购新加坡公司。双方当时没有把这个条件以白纸黑字写下来,但刘伟生之后在康伟华发出的文件上签名;法庭也以此为刘伟生作出承诺的证据。

  康伟华在2000年9月锁定建筑公司宝联控股(Poh Lian)为收购目标。刘伟生在2002年4月成功倒置收购这家公司;宝联控股随后也改名为联合纤维系统。

  Full Fledge也提呈一份由刘伟生签名的文件,指出后者同意将1060万股联合纤维股票转移到中国银行,作为该银行贷款给康伟华的抵押。刘伟生也同意担保股价在一年内不会低过0.17元。

  在股价本周一暴跌之前,联合纤维的股价最近一度攀升到0.535元。股价随后两天回弹。

  不过,联合纤维昨天以每股0.1934元价格发出8889万新股后,股价又再滑落3分(9.1%)至0.30元。公司在上述倒置收购协议下,必须在下个月底还清它仍拖欠一些投资者的943万美元(1558万新元)现款,但公司可选择以股票来还清这笔欠款。

《联合早报》

(编辑:黄秀茱)

  

<<< 回金融信息

 
读者反馈 | 封面 | 新加坡 | 国际/中港台/东南亚 | 财经 | 体育 | IT | 社论/言论/天下事 | 文萃 | 现在
新加坡报业控股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