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都是工作狂?

(2006-07-02)

 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。

  这句话,身为总裁或老板的相信都能感同身受。工作狂这三个字对他们而言,究竟是褒还是贬?

  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功,他们所付出的时间、精神、努力,所作出的牺牲比一般人多。

  这一期的CEO开讲,总裁和老板们敞开心房,公开自己一天的工作时间到底有多少;对工作狂这个字眼表态,也透露他们内心对自己员工准时下班有什么看法。

温耀隆:习惯了每天工作10小时

插图
温耀隆

  一般上,我每天都会工作长达10个小时。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我可以算是个工作狂。尽管如此,我已经习惯了10小时的工作日,不曾想去作任何改变,或去想方设法减少我的工作时间。

  由于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工作上,我会尽量把晚上的时间都留给家人。如果没有应酬或工作需要的话,多数都会在下班后回家陪陪他们。

  自己是工作狂,但我不会要求员工也和我一样。

  我的员工都是很勤快、负责任的人,我对他们很信任,所以并不在乎他们是否工作狂,工作时间有多长。最重要的是,他们在工作上有付出一番努力,对公司忠诚。

  如果我的员工准时下班,我绝对不会想他们不够努力用功,因为我相信他们是在完成了自己分内的工作之后才离开的。

——优康控股有限公司(Eucon Holding Ltd)主席温耀隆

许建强:工作狂这个词非我莫属

插图
许建强

  联邦国际的生意是跨国界的,客户来自世界的多个角落,因为时差的关系,我们没有办法限定自己的工作的时间或工作程序。如果要保持竞争力,就要一星期7天,每天几乎24小时都为工作奔波,否则竞争者就会很快地超越我们。

  工作狂这个名词非我莫属,但不瞒你说,有时候累了,会想慢下来休息。有时候只能感叹:人在江湖身不由己。但现阶段,我对我的工作还是充满热忱。

  对我而言,工作狂是种职业病,但基于我们生意的性质,这是必然之恶。

  至于我的员工,我并不介意经理级的职员们是看钟一族。每天准时下班,不能反映员工们在工作时怠慢或没有百分百为公司努力付出。只要他们能够在期限到的时候交差,这才是反映出实力和努力的底线。

——联邦国际(Federal International)执行主席兼总裁许建强

符标雄:睡觉是浪费时间

插图
符标雄

  比较年轻的时候,我觉得睡觉是浪费时间,因为还有很多东西等我去做。如果没记错的话,创业初期,我每天睡觉的时间平均只有4小时。

  包括我当义工,或到学校里给学生们开激励课程的时间,现在我平均每天工作14个小时。

  取之社会,用之社会。我很认真地对待我的社区工作,因此也把它算在我的工作范围内。话虽如此,我并没有把它当成负担。我很喜欢我现在的工作,也希望可以继续做下去。

  有了孩子之后,我下班后大部分的时间都会花在他们身上,工作和家庭之间的时间分配算是达到一定的平衡。如果我需要出国公干,我会坚持每天打一通电话回家与孩子们沟通。我不想因为工作忙而忽略孩子,这对孩子的成长很不健康。

——荣寿司创办人、远朋国际(Apex-Pal International)集团总裁符标雄

《联合早报》

  

<<< 回企业公关网

 
读者反馈 | 封面 | 新加坡 | 国际/中港台/东南亚 | 财经 | 体育 | IT | 社论/言论/天下事 | 文萃 | 现在
新加坡报业控股版权所有